毎所大學都有校花,每個系也都有系花,每個班級,更是少不瞭班花。我們班的班花芳名貝小知。可她不僅是班花,還是系花,更是校花。她身出書香門第,不僅父母是教授,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也都是教授,而且,還都相當有名。

盡管她的名字叫貝小知,可她大腦中的知識儲量可決不“小知”,她熟知經史子集,讀破三墳五典八索九丘,不僅對國學瞭如指掌,其開出的外國書單也令全校男生無一不汗顏至極!至於女生,就隻剩下藏進口化妝品的份兒瞭,聽著貝小知報出的書單,哪還好意思說自己讀過外國書?

總之,歸根結底一句話,這妞兒在像花兒一樣嬌嫩的小小年紀就已然學貫中西瞭,贊之為學霸之楷模也亦然不過分。說她是青年才俊,想來無人不由衷嘆服。

這女神一般的雌兒自然是全校眾生高山仰止的天人瞭,可佳人驚鴻的妞兒本人高山仰止的心中偶像不是俗妞兒眼中的梅長蘇、靖王什麼的,卻是孔子,其言仲尼先生是古往今來的唯一聖人,寰宇共主,其思想精神必將再指路人類一萬年。

尤其是對《論語》所記錄的夫子言行,這妞兒更是頂禮膜拜不已,語必言之,諸如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什麼的,張口就來,倒背如流,就像按下機關瞭的抽水馬桶,“嘩嘩”流個不止。

貝小知操練《論語》有一嘴如此這般的好口活兒,便被班中的一幹閑人私下拿來調侃,進而竟將之冠名為“論語妞”。這名兒傳出後,不經意間竟引起瞭共鳴,於是“論語妞”這名聲便叫開瞭,直叫得全校上下乃至教育部派來的巡視員都無人不知這個“論語妞”瞭,名聲之大,可謂地動山搖。

可這冰雪聰明的妞兒並不為聲名所累,還繼續操練論語,繼續自己的敏於思辨。還不僅於此,她還極其善於與人辯論,尤其喜歡與人辯論《論語》,曾放話說,但凡她隨口說出的一句《論語》誰人能旋即脫口對上,且對仗工整成佳聯,她必獻身於那個人,無論男女。

一日,這“論語妞”又與人開辯論之戰,我無意間從“戰場”邊際路過,見那位同學敗跡已現,於是偶插瞭一嘴。我這有助陣之嫌的插嘴,驀然惹得妞兒不悅,旋即竟放棄瞭與那位同學的舌戰沖我而來,其勢洶洶,其忿滔滔,威懾之重,氣場之強,令人亞歷山大是也。

妞兒曰:“我隨便說一句《論語》裡的話,你若即刻對仗工整成一妙聯,我即刻投懷送抱於你,獻身不是問題,隨你大小便!否則,跪地,敬茶,拜師!”

也不知都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一時間,聚集起來的人甚巨,圍觀者眾目睽睽,伸脖子看熱鬧的從來就不怕事兒大,山呼海嘯地嚷,吼著催我應戰。

我沒想到這妞兒反應如此強烈竟至霸悍,不禁五內俱焚,一時無語,木然而立。

妞兒曰:“緘口,代表默認。好,那我可說啦,您聽好瞭,《論語》有雲,子曰:色難。”

我脫口而出:“容易”。

妞兒曰:“既然說容易對,怎麼不即刻對上?”

我說:“對上瞭啦。就是‘容易’二字嘛”。

妞兒曰:“容易?”

我說:“是啊,‘容易’。難道小生的‘容易’這倆個字兒與聖人的‘色難’對仗不工整嗎?不絕妙嗎?色難與容易,聯得多麼的嚴絲合縫,佳偶天成呀,可謂‘絕對’千古是也!”

這時,圍觀者哄堂大笑。

“論語妞”愣瞭一下,旋即打瞭個冷顫,她驀然反應過來瞭,跟著面色緋紅,汗,“唰”地一下冒湧而出,瞬間就將女神那張畫得花容玉貌、顏值極高、美輪美奐的臉給花瞭。

這一刻,班花,已然成瞭“面花”。--臉上的化妝品全然給流淌下來的汗給沖瞭,沖得一塌糊塗,宛若京戲裡的“銅錘大花臉”。

霸悍的“論語妞”這“面花”較之“班花”,更令我心碎,憐香惜玉不止。女孩,就算不做小鳥依人的清純淑女狀,也不必霸悍如斯吧。



找傢的蝸牛
雛菊花開,你已不在
雪舞流年,意興闌珊


寶貝樂 小爵士摩托車造型學步助步車附搖搖板(紅)【CA-17R-A】(BTCA17RA)【特賣】寶貝樂 可愛小馬學步車/助步車附搖搖板【親親】 天空城堡門欄
密弒殺陣 Brake【優生】全罩式抗UV推車889 藍色明日邊境 Age of Tomorro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v9b9f7j5 的頭像
wv9b9f7j5

wv9b9f7j5的部落格

wv9b9f7j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