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菟絲花】大尺碼-糖果色前後大V領打底衣(共四色)→現貨+預購 - 心得分享【獅子心】熱壓三明治機-鬆餅-熱壓土司LST-135 - 會員獨享Under Armour 2014男超軟科技面料黑色拉鍊長袖ㄒ恤【預購】 - 必備單品
高CP值 - 1010_UKA 男士清新活力洗髮露(10ml)X3銀製 帶留 鳳凰 - 限時搶購破盤獨家 - 【EverSmile】女款吸濕排汗短褲

文:素女

題記:有人說,沒有故鄉的人尋找天堂,有故鄉的人回到故鄉,我不用尋找,閉上眼睛,我的故鄉就是我曾生活於其間的天堂,每每夢回,那裡依舊暖陽照拂,野趣天成,隻是,上世紀八九年代的豫北村落,田園風光,是我再也回不去的天堂……

第一章散落在西屋裡的記憶

每每我在鋼筋水泥的城市裡感覺疲憊,在亮如白晝的繁華街市裡驟感孤獨時,我的思緒便不可抑止的飛向我記憶裡的童年,那在鄉村裡溫暖相依,童趣盎然的鄉土生活,那淳樸的鄉鄰一張張熟悉的陌生的面孔,都能給我心底帶來溫暖,那暖,像一縷陽光,射進我漆黑幽冷的心間……

我出生在上世界八十年代豫北平原一個普通的村落,那時,四月芳菲正濃,槐花沁香撲鼻,風一過,花雨漫天飄灑,煞是好看,一個青磚灰瓦的小樓兒裡,伴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我呱呱墜地,父母笑著迎接我的降生,初為人父母的爸媽,把他們能給的無限的愛和溫暖像太陽一般無私的賦予瞭我,即便後來有瞭弟弟妹妹,我在爸媽心中無可替代的地位也屢屢被弟、妹詬病,說他們偏心,可他們誰又不是把自己此生所有毫無保留的給瞭每一個兒女呢!

據我奶奶說,我幼時沉靜,在她縫補的針線筐旁邊,坐在蒲團子上,自己能玩兒上半天,有時不知道用黑亮的眼睛在想著什麼,倒真不像後來那麼頑劣,坐都坐不住。

奶奶傢的院子裡至今仍有三棵棗樹,那時,傢裡喂養著雞,夜晚,它們飛上棗樹,三三兩兩的臥在棗樹上棲息,爸爸說每次抱著我從棗樹下走過,我就會稚嫩的指著樹上臥著的雞說:“雞兒雞兒”,(此處為河南話)小時候爸爸磨面為生,人傢見我就打趣:“你是誰傢孩子啊?”我就嘟起小嘴柔聲說:“碾面傢咧!”每每爸爸回憶起這些情境,我都臉紅,後來漸漸大瞭,心裡暖暖的柔柔的有時酸澀的想掉下眼淚來,無論我長多大,父母眼中,我自兒時到如今的每個細節,怕在他們都是如數傢珍,不厭其煩,而我又記得父母幾分辛勞?幾度寒暑?幾時生出瞭白發,幾時身軀變得不那麼硬朗瞭?

後來四五歲記事起,我隻記得抱著小枕頭來來回回的搬傢,從西屋搬到奶奶傢,如此幾次。媽媽自生二妹後,身體孱弱,人體弱多病時難免就疑神疑鬼,我傢住的西屋似乎就成瞭媽媽的心病,每每憂懼。

說起西屋,也是後來向爸爸詢問的緣故,方知道自初建到九十年代我傢拆瞭蓋新房,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據說是我張信爺的祖產,自前清從後村一個舊樓拆瞭蓋起來的,張信爺祖上傢底殷實,按照爸爸的描述,那時,算是中富農瞭,這是文革前後劃分的成分,想必也是上中等的人傢,不然,普通的農戶傢裡怎麼蓋得起兩層的青磚灰瓦實木結構的房屋?連界墻都是灰黑的實木板子,現在多少懂瞭價值,才想當時這樣的屋子,也隻有傢底殷實才蓋的起,要是一直沒拆,說不定該成文物瞭!

後來,張信爺舉傢遷往四川,爺爺在隊裡管著些什麼事務,用幾百塊錢和隊裡出的一部分錢買下瞭張信爺傢的祖屋,作為我父母婚後的傢,我有記憶的時候,我傢在就在西屋住著瞭。

西屋坐西朝東,院子四四方方,早先還是土坯做的院墻,院子裡栽種著幾棵梧桐樹,樹苗是爸爸親手種下的,門在東北角,有長約兩三米的過道,過道邊上橫放著一棵腐朽的木頭樁子,我幼時常把它當馬騎。

我的記憶裡,西屋到我們傢手裡時,已經斑駁的呈現黑灰色瞭,早年的青磚灰瓦木隔板在風雨如晦的剝蝕裡早已面目滄桑、頹敗下來,它來時就已是我不可思議的古老,生活於其間的日子裡我並未探尋過它的淵源,隻知道那是我傢,陽光瀲灩晴好的日子裡,太陽散發出一圈一圈暖和的五彩斑斕的光線,照在西屋那灰黑的墻壁上,反襯出灰白的樣子,門是粗重的厚厚的木板,上搭著鐵鼻子鎖,推開門,似乎還能聞道陳舊的木板子發出的略微有些黴也有些香甜的味道,兩間大房是我傢的廚房兼會客廳,高高壘砌的灶臺隻有大人才夠得著,在一面炕的旁邊,正對著門擺著一張舊的四四方方的八仙桌,兩把木椅子,地上的籮筐裡有媽媽的針線活計,剪刀,花樣兒,紅黃藍紫的彩色絲線繡出小兒女穿的虎頭鞋的花樣兒。八仙桌和椅子的旁邊,是斜著往上的木質樓梯,由於年代久遠,踩上去會有沉重的吱嘎吱嘎的聲響兒,那聲音的咚咚不是清脆的響亮的,卻似敲擊一件厚重的大鐘發出的聲音,我小時總是頑皮的爬上爬下,故意踩著樓梯,往閣樓探尋……

另一旁是木質的隔板,裡間是我父母和我的臥室,一張老床,不知道什麼木頭做的,也是那般的厚重,我的媽媽愛幹凈,我總記得她把床鋪瞭一層又一層的麥秸,把曬得暖和柔軟的褥子鋪上,撫平的床單,連一道摺兒都沒有,我就喜歡一回傢栽倒在床上,用自己小小的身子砸出一個坑來,鉆進軟和的被子裡,貪婪著享受著太陽的味道,把自己蒙在被裡深呼吸,陶醉。

木界墻邊上擺著一隻老式的木箱子,放著我傢的傢當,簇新的媽媽不舍得用的被面兒,大紅緞子的,當時姥爺在我滿月時給我的禮兒,老媽還說打算等我出嫁的時候縫瞭當被面給我的,也算是傢傳的物件兒瞭。可惜,我一直沒有這個機會,後來,這個被面兒,媽媽做瞭被子給我蓋瞭,箱子裡還放著我們的衣服等等。

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踩著吱嘎吱嘎的樓梯,爬上閣樓去玩兒,我那時年紀也大一些瞭,爸媽倒不禁止我自由活動,陰沉的刮著北風的白天夜裡我都絕不上去的,隻有當陽光灑滿屋子,透過糊著塑料佈的窗戶閃耀進來一晃一晃的光線時,我才會爬到閣樓,去發現無窮無盡的樂趣。閣樓上放著農具,糧食,不穿的衣物,擺放著雜物,木料等,有時我能自己躲到角落裡木頭的後面想著大人們再也找不到我瞭,有時我會觀察墻角拉著的蜘蛛網,上面掛著一隻蜘蛛,我就找根兒小棍兒戳它,它骨碌碌的落荒而逃,我這個沒良心的傢夥把人傢傢毀瞭還沒心沒肺的張大嘴巴哈哈大笑,隔著窄小的木格子窗戶照射進來的光線,穿透漂浮在空氣裡的灰塵,好像無數個點點在金黃的閃耀的陽光裡跳舞,我也能癡看半天,任它們在虛空裡遊著舞著,自在的飛著。

閣樓的地面也是木板子,每踩一步我都要萬分小心,如履薄冰似的,其實,那結構任我那小小的身體再折騰跳脫,也是安然無恙的,可我還沒大膽到去相信這個事情。

西屋的南邊,有一個簡易的廁所,紅磚堆起的一道墻,算是半個天然的,有時墻邊瘋長著一些叫不上名來的蒿草,我之所以有印象是因為那裡出現過一條粗壯的蛇,有小孩兒的臂膀那麼粗,那是我見過的最粗的蛇瞭,可當時,我人小膽子大,看著我媽害怕的叫來鄰居,好幾個人圍在那裡探看,又是懼怕又是好奇,那蛇穩睡一般盤曲,見這麼多奇怪的生物盯著它看,不由得緩慢蠕動起身子來,像是要打個哈欠,對這些人說,“你們打擾我的好睡瞭!”一邊懶洋洋的支起身子探個究竟,我卻沒有多害怕的樣子,簡直還想湊近瞭看,被大人一把拉住,我鄰居挑個鋼叉,讓蛇慢慢纏繞上,然後拖著它弄走瞭,至於放到哪裡,我是不得而知瞭。

如今二妹的腿上還有一塊疤痕,經歲月修復磨平瞭許多,不仔細看也沒什麼痕跡瞭,那時她還小,也就剛剛會爬會走,媽媽剛炸過丸子的油鍋還在鍋臺上放著,她自己走過去往上爬,熱油灑在她跪著的腿上,她疼的哇哇大哭,媽媽聽到哭聲趕緊過來,但腿上已經被燙的起瞭燎泡,後來慢慢的結痂成瞭一塊疤,核桃大小,紋路核桃皮似的,也凸凹不平,現在慢慢的長平瞭些,但那段調皮的不諳世事的兒時記憶,被父母親繪聲繪影的描述著,直到現在提起來還是那麼的清晰,仿若昨日小兒女時……

如果是黑漆漆的夜晚,傢裡的兩間大房裡掛一盞昏黃的電燈,停電的時候,也點煤油燈,有一個棉線做的捻子,用火柴劃著瞭點上,罩上玻璃罩子,冒一會兒黑煙,捻亮,那光就把滿屋子照得溫暖而明亮,那亮,絕不是正午的太陽直射的刺眼,也不是電燈明晃晃的,照得人連影子都看得清楚,煤油燈的光線,映照得拿針線做活兒的母親的身影變得模糊、巨大,有時她嫌針不利瞭,會在頭發絲上抹幾下,帶著頂針給我和爸爸做鞋,或者給妹妹納花兒,做老虎頭鞋,冬天裡穿在棉褲外,紅黃藍綠的絲線銹成的,漂亮的讓人嫉妒。

那時,我絕不敢再爬到樓梯上去窺視閣樓瞭,夜晚總讓一切都籠罩上神秘恐懼的色彩,所以,我安靜的待在母親身邊,剪紙花兒,做小佈偶兒,用線繩子串著玩兒,唯獨那時的我,是安靜的,乖順的。

住在西屋的時候,我媽連著生瞭三個姑娘,於是,我那重男輕女的爺爺給爸爸施加壓力,讓爸爸領養瞭一個兒子,我那個領養的哥哥大我三歲的樣子,我那時七歲,他十歲,二妹四歲,三妹還抱在懷裡。那時,我們鄉鎮上的小火車站還在,就在我傢南地(鄉裡的主幹道)的南邊兒,很小的火車站,偶爾有火車轟鳴著停下來,有時停好久,那時,我隨著我那幹哥哥在火車站玩兒,火車停下來,人們上上下下後,他一手抱著三妹一手抓著火車扶手,我見狀不知怎的,卻怕他把妹妹帶上火車跑瞭,我莫名的很緊張,一直招呼他“下來下來下來……”,他看我那樣,很焦急的催促著,就要去拽他衣服,他靈活的就跳躍下來,我就說要回傢,他帶著我和妹妹就回傢瞭,後來我總是跟三妹說,你得感謝我,說不定當時張強(幹哥哥)帶你走瞭,你就流離失所瞭,其實我是多麼的慶幸,這應該隻是我小腦袋瓜子裡的臆想,我從來不敢想,失去任何一個妹妹……

因為,幹哥哥自然是不上學的,我那時七歲上瞭學前班兒,幹哥哥放羊,我傢養著好幾隻羊,那時,這算是我傢不菲的財產瞭,可是,有一天夜裡,爸爸起來發現羊不見瞭,幹哥哥張強也不見瞭,爸爸著急萬分,就去前村找來二姑夫等人,他們大堤上各村裡找瞭老遠,也沒找到,隻能遺憾的任其走掉瞭,也許的確不是親生,也不是真心想養,丟瞭就丟瞭,爸爸也沒什麼打緊,幸好拐跑的隻是傢裡的羊,不是妹妹,我當時想……

後來據說在井店有鄰裡看見過他,爸爸卻不願追究瞭,一則不是真心想養,二則心不在,養著也是禍患。其實我的爸爸,並沒有因為女兒多就嫌棄我們,反而每一個他都真心疼愛,所以我不曾怨怪爸爸收養兒子的行為,當然我的媽媽,因為爺爺奶奶嫌棄她生女兒,後來還曾想把四妹跟大娘傢三兒子換,媽媽於是一輩子都解不開這個心結,終歸是怨恨瞭他們。

夏天的院子,自然就是小小的天堂,不僅樹木合抱,樹蔭遮蔽驕陽,過道的頂上搭著密織的葡萄藤架子,過道橫著的那根朽木樁子,倚墻放置的幾根木柴,盛夏雨後會很新奇的長出黑黑的濕乎乎的木耳來,一簇簇的,這兒幾個那兒幾個的,把它們一個個扭下來就是樂趣瞭,我抓得手濕濕滑滑的,表哥力氣大些,費力的挪開些木樁子,底下竟別有洞天,我盯著就愣住瞭,白白的頂著小傘的野蘑菇也是一簇簇的悄然而生,大大小小的,引得我在院子的邊邊角角木頭後去尋找那些雨後從木頭裡、從土裡生出的生命,雨後的陽光透過樹葉透過藤蔓細碎如金,隨著風真正是雲破月來花弄影的意境瞭,不過一個白晝一個月夜的區別。

我幼時身體虛弱,有段時間要去鄉鎮醫院輸液打針,黑漆漆的冬天的夜裡,整個村莊寂靜一片,人們或沉入瞭睡眠,或燈下閑談,女人縫補,男人就著花生米二鍋頭邊喝邊說,有時也能見到葷腥兒,冬日的夜裡有人穿著黃綠的軍大衣裹著狗皮帽子提著馬蹄燈,邊搓手邊叫賣“兔肉——,賣兔肉咧——”,那最後一字一腔,拖著悠長的韻味兒,是這北方小村深夜裡唯一的暖,唯一的亮,也是唯一的劃破夜空的聲音……

經過賣兔肉的攤子時,我伏在爸爸後背上,孱弱的聲音說:“我想吃兔肉!”爸爸二話沒說,就叫媽媽買瞭,包在土黃色牛皮紙裡,但是溫柔的告訴我:“你病還沒好,現在還不能吃,等你好瞭,再給你吃!”我乖乖的答應著,那包兔肉,就掛在兩間大房正對門不遠處的籃子裡,那個鐵鉤子勾著的籃子,經常是我的念想兒,後來我也沒吃著兔肉,大概是我病的久瞭些,怕壞,給爸爸喝酒時就掉瞭,但我後來還常常向爸爸提起,說你買給我的兔肉我都沒吃著,爸爸看著我眼饞的樣子,問我:“你還想吃的話,再有賣的,就買瞭給你吃。”我搖搖頭,其實,我最懷念的,是那時的情景,經年以後,越是沒吃著就越發的想念,而今,不一定想吃,卻更加懷念那沒吃到嘴裡的那口瞭,就好像小學時同學能穿著紅色的小皮鞋,而我隻能穿著媽媽做的佈鞋,我就特別想擁有一雙那樣的紅皮鞋,好讓自己也美麗的像個城裡孩子,能穿上帶蕾絲花邊的裙子,潔白的連褲襪,搭配紅色的小皮鞋,所以紅皮鞋成瞭我的一個夢,即便我後來可以很輕易的就能買下一雙價值不菲的紅皮鞋,也不是當時的味道瞭,那不過是對別人的一種羨慕,我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滿足自己的需要瞭,便已足夠!

童年裡,有些東西的缺失隻因為想要擁有,可即便沒有也不會讓自己多麼的不快樂,很快我就會忘記紅皮鞋的事情,我還是那個大大咧咧,可以獨自一人看一窩螞蟻就能自己玩兒半天的人,我不會因為沒有紅皮鞋就哭,也不會因為穿不上漂亮的花裙子當不瞭城裡人就自卑的抬不起頭來,我一樣可以每天等著我那個像城裡孩子的同學吃半小時的飯,我仍舊可以在別的小男生攔住她要欺負她時橫在他們面前,很勇者無懼的口氣說:“讓她走!”我平靜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別的小男孩兒都是狐假虎威,看著我鎮定的眼神,不敢挑一個眉毛。

第二章消逝的田園詩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瞭在聲聲叫著夏天

草叢邊的秋千上,隻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

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遊戲的童年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v9b9f7j5 的頭像
wv9b9f7j5

wv9b9f7j5的部落格

wv9b9f7j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